第4章左撇子VS右撇子

上一章:第3章明月VS沟渠 下一章:第5章你是否知道

努力加载中...

都说天才性格容易孤僻,但是他却像他的名字一样,是一个格外亲切可爱的人。

他平时是个挺民主的人,可是无论大家怎么反抗,他每次课都要执意休息中间的十分钟。

他这样一说,我就想起来了,“黑鱼子酱啊,是不是还有红色的?”

“为什么会想要学航空呢?还去莫斯科大学。”

“秦馆长。”慕承和伸手和他握手。

“航空月学术交流──论T型尾翼气动弹性优化设计”。

“你们也认识慕老师?”学物理的李师兄插嘴问。

“奶奶说你在这儿,我来看下。”

白霖说:“怎么不是了。不是的话,那么关心他做什么,慕承和在很多事情上都对她挺特别的。还有那次在办公室,他们……”吐了一点又打住。

华灯初上,细碎的雪花在桔红色灯光的映衬下,清晰可见。

“什么人?”

她说:“我一会儿顺道给你奶奶他们送钱过去,多了四百,我放你桌子上了,下个月你生活费。”

奶奶一直和我妈合不来,因为我是女孩儿,从小也不怎么待见我,如今更是见一次烦一次。

他一边读,一边拿着书缓缓地走下讲台。

“什么?”

呃……确实不怎么符合自然规律。

前面几排,每个座位前的桌子上都标注了座位主人的姓名。我们学生席在最后,相关院系有席位的都是划定了位置和区域,示意图上标注得非常清楚,还有礼仪小姐亲自带路,果然是多一个人都不行。

第二次慕承和到警局来接我和白霖,那个警察对慕承和说,我在报纸上见过你。

“哦。”原来。

是的,那女警就是我妈。

霎时间,我愣了下,直到他走开,才回神。

週五,又接到彭羽的电话,他说:“薛老师,明天科技馆有一个很大的航空模型展,我有几张票,所以特地邀请你一起去。”

男生瞅了瞅她,再瞅了瞅她,“你叫白霖?”

我挺想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的,却又害怕他在做事,或者他準备休息了,或者……或者我应该适合而止。

那个办业务的老师说:“英语系大三的白霖啊,刚才还有人来查来着,说捡着你的卡了,查了你的信息正要给你送回去。”

“是啊。我俩在莫斯科留学生协会里认识的,他在普希金语言学院唸书,我在莫斯科大学,离得不远,后来一起回国,挺合得来。”

慕承和却笑了,“其实是有涵义的。但是那个『苏』不是苏联的意思,而指的是它的设计者是苏霍伊设计局,俄语字母缩写成Су,读出来就是『苏』。无论是前苏联也好还是现在的俄罗斯也好,飞机都是用自己设计局的缩写命名的。比如米高扬设计局的缩写МГ,念出来正好是米格,图波列夫设计局出来的所有飞机都会是『图』字打头。”

这些年,很少有别人这么关心我。我妈只知道我在外面做家教,却没问过我难不难累不累,甚至今年过春节都是我一个人守岁。

我远远地看到慕承和,站在那里,放下稿子,笑容淡定地等着主持人宣布进入提问环节。

我打完了这七个字,看了再看。

他说出“定会翱翔于天空”这几个字的时候,神色沉静如水,但是那副浅色的眸子却在这样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澈、明亮。

我自己龇牙咧嘴地爬起来,冲他憨笑。

往回开的时候,他问,“你去哪儿?”

戴着警帽,一身笔挺的藏青色警服,显得干练又精神。

我和他并肩走出四教。

正好白霖的那位李师兄过生日便请我们去校本部门口一家有名的火锅店吃火锅。师兄对白霖好,可是白霖一直像一根四季豆似的,油盐不进。

火锅店很热闹,特别是在这种冰天雪地的日子里,吃火锅是一件最惬意的事情。

慕承和顿了下,又说:“然而,我认为,人类凭藉自己的智慧而不是依靠自己的肌肉,定会翱翔于天空。”

她又问:“学校最近有什么事儿么?”

他没有转头,用下巴点了点对面楼下的景色,“那个池子,以前我们学校本部图书馆前面也有一个,后来翻修图书馆的时候就填平了,一模一样的,都是月牙型。”

那饭卡是白霖的,所以他便以为我叫白霖。

可是,我却异常地没有打瞌睡,不知道是这里的气氛实在不合适,还是因为后面那些摄像机。

我看到白霖走到那男生跟前,问:“找我啥事?”

李师兄的心估计被堵了,而且还被伤得鲜血淋淋。

围着一条深咖啡色的围巾,準时出现在科技馆门口,和我们汇合。

那辆白色的CR-V冲我按喇叭,我傻傻一乐,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地下被雪水打湿,我一不留神脚下一滑,吧嗒,就摔了个狗吃屎。

听见一个排后面的男生笑出声,我顿时回头剜了他一眼。

“慕承和?”我俩对视,异口同声地惊呼,然后一起贴着橱窗的玻璃门,想要看出点什么眉目来。

“你爸教什么的?”我问。

他从后视镜里,瞅了我一眼,“那你想吃什么?”

有时候,我都觉得我们四个人懒惰起来有些人神共愤。

他不顾天寒地冻,深夜开车到警察局接我和白霖。

慕承和準点出现在台上的时候,全体都起立鼓掌。他穿着一套深蓝色的西服,一改平时的随性,慎重地走了几步,笔直地站定后,朝台下鞠躬,随即才走向发言席。

“那是他教我发音!”我佯怒。

画面是在高墙下,好些女犯站在空地上整齐划一地做着“感恩的心”之类的心理保健操,然后镜头切到旁边,一位女警站在前在接受採访。

他接过来,想到什么事,便问我:“你那天没课么?跑去听讲座。”

“啊?不会吧。”

他便是白天在排我身后打饭,还跟着食堂师傅一起笑话我,接着被我狠狠地剜了一眼的人。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白霖朝我指过来,对着那男生说:“同学,你要找的是她吧。”

“星期三,旷课了?”他提醒我。

后来我看到一架橘红色的,肥嘟嘟的直升机模型,前面标着米──26,这下我不再迷茫了。心里头知道这就肯定是那个什么米里设计所的飞机了。

这么一想,居然突然觉得这些东西也有意思了起来,于是自己再里面继续寻找“米”字打头的飞机,果然是直升机居多。

“啊?”

本来以前她是每个月给我三百,一天十块钱。后来物价涨了,她多匀了一百块给我。其实那些钱我大部分都存了起来,没怎么动,除非那个月没什么家教收入,就取点出来救急。

后来,这类的节目越来越多,多到我都再懒得询问。

6

“是啊,怎么?”

1

没想到,他居然用的是左手。

但是慕承和却不是。

他无奈之下,去学校查了饭卡上的学生信息,然后问上门来,还给我。

今天,又是她。

“他是现代流体力学的开创人,俄罗斯的航空之父。他从莫斯科大学毕业,然后直到去世终身都在那里任教,所以我也有种嚮往。”

“不好吃。”他回答我时,皱了一下眉,那个表情挺孩子气的。“但是听他们说,就着伏尔加比较有味道。”

从馆子里出来的时候,发现下雪了。

“数学?”说起数学,我倒是有问题了,“你真的很神奇啊,上次那道题,怎么算的?”

“这么多啊。”

“週日吧,行么?”

“每个设计局研究的方向不太一样。卡莫夫擅长直升机,米格擅长轰炸机,图波列夫擅长运输机。”

我将那条驼色的围巾在脖子上又绕了一圈。脸蛋垂下去,轻轻地摩挲了下绒面,很暖和很暖和,甚至还带着他方才残余下来的体温。那个松木的香味萦绕在鼻间,若有若无。

我在回家的路上绕去菜市场买了菜和鱼,準备给她老人家做一顿丰盛的午餐。一般他们值班以后是早上九点下班,稍微磨蹭一下到家也就十一点了。

“暑假的时候排得比较多,现在就是一週一次。”

从科技馆出来,天阴沉的厉害,慕承和开着车送彭羽早早回家。

“什么话?”我看着他。

“呃──玩儿,比如练练脑子之类的。”有些老师不是常说,脑子搁久了不用就要生鏽么。

“有很多设计局么?”彭羽炯炯有神地看着慕承和。

彭羽崇拜得直捣头。

“白霖──”被问的人,扯着嗓子高喊,“有个男的找你。”

白霖正巧给我电话。

“难道他就是那种传说中的……科学家?”我颤着小心肝,斟酌着问。

我想了想,又将慕老师三个字删掉,换成了“你”。

这样大家都乐意,都只想早点下课,缩回寝室,该干嘛干嘛。

我回学校吃过饭再和白霖去上自习,九点出来,有点饿就去食堂的小卖部看看还有什么吃的。

“本部图书馆翻修?好像好多年了?”我记得貌似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我听完慕承和的这些言论,第一感是头晕,第二感便觉得他多半也是个童心未泯的人,不然能对着个半大孩子将模型描述的这么有声有色么。

我看了她一眼,转身下楼。

“想想都头晕。”

大一刚刚进校,我们辅导员就告诫我们,也许和其他文科学科比起来学外语算是比较苦闷的。大一、大二虽说不是每天早上都有第一节课,但是我们却是必须在七点半的时候到教室上早自习。

他问我,生活有没有困难,兼职累不累。

可是,就是我这么走了一趟,把白霖的饭卡给搞丢了。我着急地回忆来回忆去,就记得我打饭的时候,第一下用我的卡刷的,第二下是用白霖的卡刷的,然后就再也没见到那张卡了。白霖在上面存了很多钱,我是怎么都赔不起的。

“是啊。”

李师兄斩钉截铁地说:“我们描述的是同一个人。他是我们学校流体力学研究所的教授。”

“授课人:慕承和”。

她和我各拿两个饭盒排在三食堂的两个打饭点。

“嗯。”他应着。

她平时本来就忙,加上狱警这项工作的特殊性,只能轮休,也需要时常夜里值班,不分节假日,故而老不回家。我也就索性呆在学校里,偶尔去看看爷爷奶奶。

“以前看一篇报导上写他智商很高。十四岁就唸完高中了,大概因为国内的教育制度的限制,他去了莫斯科大学攻读流体力学专业,二十一岁的时候发表了一篇关于超音速的论文而获得到了茹科夫斯基奖,这是俄罗斯非常有成就的一个物理奖项。他在二十三岁拿到物理学博士了。后来他来到我们学校,过了两年又回俄罗斯呆了段时间,好像是图波列夫研究所邀请他加盟。”

星期二的下午,我们没课。

他这一回比刚才回覆的还要快一些:“没问题啊。”

等等,这个图波列夫四个字我有印象,于是问:“是不是俄罗斯那个设计飞机的研究所?”

幸好还没到十二点,排队打饭的队伍不是特别长。轮到我的时候,我看着食堂师傅一弯腰,舀了一大勺饭,然后拿着勺子的手抖一抖。他看了看,貌似不满意。于是再抖一抖,几乎抖到没啥米的时候才朝我饭盒里盖下来。

慕承和说,“我带两个孩子来看看。”

我垂头扒饭,默不作声。

听到他这话,我长长地叹了口气。而且,肚子里的酒虫子和小馋虫都有些复甦了。

“天才。”

“他说:人类生来就没有翅膀,就人类的体重与肌肉比例而言,鸟要比人类强大七十二倍。”

我哦了一声,想想又问:“你说你想去看什么?”

放学的时候,我故意在教室里磨磨蹭蹭的消磨时间,然后教室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以后我才到楼梯口等他下来。

半晌后,我终于找到李师兄,好在他们有个女同学本来占了个名额却临时家里出了事,才让我有一个空名额进去。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最近变成大家都窝在寝室里看小说、看电视、玩电脑、背单词,连中午饭也懒得去打。怎么办呢?继续猜拳。

他左手拿课本,右手揣在裤兜里,薄唇微微开合,读着课文,脚下慢慢踱步。走到我桌子前的时候,他的右手伸出来,五指捲曲,轻轻的扣了扣我的桌面,提醒我,然后继续走到后面去。

见他真这么耿直,我倒是不好意思起来,挠挠后脑勺,和他客气地说:“我还是回学校自己吃好了。”

“好。”白霖说。

白霖诧异地张着嘴,看着画面,停下来,说:“小桐,那不是你妈么?又上电视了。”

“背来干嘛?”

“我帮您提。”我接过她手里的热水瓶。

“除了开头的那个字以外,后面的阿拉伯数字也是有讲究的。战斗机这大类使用单数,其他的轰炸机、运输机那些用双数。”

白霖不耐烦地说:“反正就是,比你高,比你帅,比你好看。”

时间未到,会场的气氛却已经很严肃了。

7

他读俄语的时候,嗓音会比平时说话的语调略低,很平缓,不是那种抑扬顿挫的朗诵音。其中的小颤音和翘舌音发得流畅极了,很受听,也难怪他以前对我要求那么高。

她走出来,王阿姨就进去。

“不过做起来肯定很难。”

很多人觉得警察就是公安,公安就是警察。其实,公安只是警察中的一种。警察还有狱警和法警等等。

我瞅了瞅左手,再瞅了瞅右手,哭丧着脸说:“师傅,您看我都瘦成这样了,才给我这么点饭,您忍心么?”

后面已经架起了好几台摄像机,台上的工作人员也正在为话筒试音。

慕承和突然看了看我。

3

“哦。你不补课了么?”又少了收入。

“是啊,”李师兄说,“世界顶尖的运输机研究所。”

和白霖坐车回西区的时候,载着我俩的校园公交在门口调头,又到那个公示栏绕了半圈。藉着桔黄的路灯,我远远地看到玻璃橱窗里他的名字,很显眼。

“航空模型。”

他刚才对我说,冷得很,别冻着。

“那我可请不起。”他翘起唇角。

我记得他自我介绍的时候将名字写到黑板上的,不会记错。

白霖经常在学校商业街的书屋里租些不靠谱的爱情小说回宿舍看,经过长期耳闻目染的结果便是,我也觉得用情至深,对爱生死不渝,甘愿捨弃一切的男人是很让人心动的。

“很贵?”

今年的初雪,就这么毫无徵兆地下下来。

我看了一眼,幸好慕承和伸的是右手,不然俩人就撞了。

白霖白了我一眼,“练脑子?脑残了?”

一般情况下就属白霖最倒霉。

我有点兴奋了,“我现在还能学么?”要是真会了,以后还可以拿出去显摆。

我倏地拉着白霖就走。

也不知道是慕承和太闲,还是对彭羽这孩子有好感,或者是他真对那玩意儿有兴趣,他接到电话便欣然同意了。

听见白霖两个字,我立刻提高警觉,拎着耳朵注意起来。

我又写:“我还想你请我喝伏特加。”

可是我妈明明就是一个梨形身材,肚子上的游泳圈足足有三个,我怎么都不能将她和“英姿飒爽”这四个字联繫起来。所以我一直在琢磨和自省,究竟是我的欣赏水平有问题,还是他们都有问题。

此刻,那玻璃栏内,有一个巨大的讲座通知。

原来,男生叫刘启,是计科系的。

“是啊。”李师兄点头。

上课之前,我将那条围巾叠得方方正正地用了个纸袋子装好,带去教室。

“对对对,我小阿姨就是学会计的,完全比计算器算的快。”

但是这一笔巨大的医疗费用。而且全部由我们家和大伯家分担。

刚才被他们那么一鼓动,我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我回到床上又将这过去的一个多月的事情,在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过了一遍,于是更加睡不着了。

“难道我们学校有两个同名同姓的老师?”李师兄扶了下他那高倍数的厚眼镜片。

“你来了。”她瞥了我一眼。

回到寝室里,白霖瞅着我,不禁问:“咋了?你出去看了会儿飞机模型就成傻妞了?乐什么呢?”

“你们陈老师说他走了,没人给你们代课,问我愿不愿意。他平时都搞党团工作,反正一个星期就两节,也不多。我也觉得挺有意思的,然后你们系主任说他没意见,我就来了。”

随着他的视线看去,是对面六教旁边的荷花池。夏天的时候,倒是很好看,翡翠粉嫩映衬在一起,成了本校的一大胜景。可惜如今已经是冬天,全是残枝,满池萧瑟。

慕承和的髮色和眸色都不深,并非纯粹的墨黑色,所以衬得皮肤特别白。

“空气动力学是流体力学的一个重要分支,最初人类就是靠研究空气动力学而将飞机送上天的。这是慕老师的专攻方向。”李师兄一脸崇拜地说,“他明天要讲的这个T型尾翼是航空设计中的一个重要难题。”

可是奇就奇在,那人逮住一个同学问:“请问,你们是英语系大三的么?”

中途百无聊奈地瞅着上面写的:苏──27,苏──47,苏──30,我便随口问:“苏?难道是苏联的意思?”

5

她一直这样,刻意地让我和她的工作保持距离,不让我接触那些服刑人员。

原来也是学校老师啊,难不成他分来我们学校代课也是托他爸的关係?

“慕承和?找他做什么?”

我知道,要是他就此换手,反而会引起大家注意。

“他好像也是航模的爱好者,我想也请他去,谢谢他上次请我们吃饭。”

话一说完,所有人的视线都刷一声集中到我身上。

我的肚子开始有点饿了。

“嗯,”她洗了把脸,“你王阿姨他们送了我们监区一个女犯到城里来看病,大概是要住院的样子。我吃了饭还得去医院替他们守一下。”

“你站这儿不冷么?看什么?”我扶着栏杆,和他併排站。

来参观的,基本上都是男孩子和其陪同家长。

我翻出枕头下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没想到,真被她说中了。

但是,这句话我估计她压根没听见,因为就在同时护士站那边的护士正高喊:“童警官!朱医生请您过来一趟。”

然后,我看到慕承和也站在栏杆旁,若有所思地。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然后,相互之间再也无话。

“好。”

她拉住我可怜巴巴地说:“小桐,跟我一块儿去吧。”

我依然急急忙忙地拉着她去后勤处挂失。

那么多那么多的细节都被我忽略掉,真是太粗心了。

原来,他也没有睡。

这个省立的科技馆,我中学也时还挺旧,翻修后听说有趣了很多。有数码模拟的侏儸纪和白垩纪场景重现。而航空厅却一直很空蕩,如今却突然摆着很多飞机模型。

以前她第一次上电视的时候,我和老爸老早就在电视机前守着,那个时候市面上还没有普及摄像器材,只能用录音机将声音录下来,每每过节气的时候就拿来回味。

我一愣,埋下头去,慌忙地拿笔写笔记,可惜写着写着开始神游。我想到慕承和做的那道数学题:3999×6888=?

就在我俩谈话期间,看到有个陌生的男生走到门口,朝教室里探了探头。原本就并不稀奇,本来到外语系探班的男生就挺多,大家心照不宣。

我不甘心地又问:“眼睛内双?皮肤白白的?笑起来嘴角会上翘?开的是辆CR-V?”

这一节课,是讲课文。翻译之前,慕承和将课文范读一遍。

后来,我从人堆里挤出来,将饭卡弄丢了,他正好拾到,想叫我,却没想到我溜得跟一股青烟似的,就在食堂消失了。

赵晓棠一拍桌子说:“小桐,这事儿靠谱。身份不是问题,年龄不是距离。”

“那就先搁着吧,你自己不用存着也行。不然你去看你爷爷的时候给他们买点东西。”

“就是个型号啊,能有啥意思。”

她围着我转了一圈,“难不成遇到大款有人送你私人飞机?”

怎么可能?!

可是当我在这一夜听到慕承和说的此番话之后,我又觉得,当一个男人怀着坚定的信仰并终身为之而奋斗的时候,会同样散发着一种蛊惑人心的魅力。

过了会儿又说,“我不常来西区,但是看到它就想到以前本部的池子。我曾经经常在里面网鱼,”他的脸沐在月色下,泛起淡淡的笑容,“就是拿个篮子,放点馒头屑进去,侵在水里。另一头用绳子挂着,静止十来分钟以后,一下子提起来,会兜住很多小鱼。结果,有一次我掉进池子里,差点没爬起来。”

然后下面,落着一行字。

“是一种心算方法,运用的是珠算原理,所以叫珠心算。”

“你们班上有个叫白霖的么?”

“这女人也真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个字有这么高,”白霖比划了下,“长得……”

“你有虎牙么,我也有。”我说。

“呃,我想去瞻仰下您的风采,本来白霖他们都想去的,我觉得要是这么多人旷课多不好,于是我就主动申请代表她们去了。”

“慕老师。”我主动叫他。“你的围巾,谢谢。”

“因为茹科夫斯基。”

“我父亲是A大的老师,我小时候一直随他在本部的宿舍住了,你不知道吧。”

然后,李师兄向我们描述了慕承和老师异于常人的半生。

女警官笑笑,“压力肯定是有的,但是压力和动力并存。况且这些荣誉不属于我一个人的,而是整个监区整个监狱同事共同努力的结果。”

她用她的真情和那种一丝不苟的责任感,渗透到许多服刑人员的心中。她重视她们,还有她的工作,却独独没有将我放在心里。

“不是,就是几千乘以几千那种。”我说。

“虎牙。”

比计算机还快?听起来蛮诱人的。

全馆的模型被分为五个大类: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直升机,和其他飞机。而每一个模型前面都有飞机的型号标识。

“一週几次课?”

两年前,爷爷是因为大脑缺氧十分钟,而造成了植物人。如今他的情况大好,呼吸机大部分时间都停用,而是练习他的自主呼吸能力。每天还用管子给他从食道里餵点芝麻糊牛奶之类的流食。

我心里挺乐的,有种莫名的成就感。

在形容长相的时候,白霖皱眉,卡住了,不知道她是不是正在自己的词典里寻找我说的那个形容笑起来很好看的成语。

他说:“我小时候看过一本茹科夫斯基写的书,里面有句话特别深刻,一下子就让我沉迷了。我当时就想,我也要做一个这样的人。”

以前听人说俄语和德语很相似,都不如法语那么轻柔悦耳。

“你……”他看着我。

“裏海的黑鱼子酱。”

“……”他的眉角轻轻地抽动了一下。

除了那一年代替我爸上台去领奖以外,我从来没有来过这种正式的场合,甚至还有那么多的外宾。

“茹科夫斯基?”

“你”后面又要写什么呢?

吃过饭,她匆匆就走了。

呼吸机放在旁边,却没有用。

没想到却引来彭羽的耻笑,他指向那边的“安──22”“安──70”说,“苏是苏联,难道安字开头就是安联?”

“长什么样?”李师兄也好奇地追问。

他说:“我们休息是为了以更加饱满的精神迎接下面四十五分钟。”说话间,嘴角漾起他那人见人爱的笑容,自然没有人有异议了。

然后,他俩就寒暄到一边去了。

“流体力学和飞机能有什么关係?”白霖眨巴着眼睛问。

在宿舍通往四教的途中,有一片桂花林。我们作为新生入学正好是金秋,于是清晨这么走过桂花树林,还带着对大学新生活的憧憬,和对未来前途的希冀,那时自己真觉得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你能给我慕老师电话么?”

“什么诀窍。”

下课后,走在回寝室的路上,我和白霖都下定决心要报答人家刘启的恩德,有机会一定请他吃饭。

4

吃饭的时候,我俩对坐着,只听见咀嚼食物的声音。

对于这个心得,我可不敢随意在这种地方发表出来,免得被人唾弃。

于是,我们便用那种装1.5升的杯子,打一杯回去可以做成四人份。

他浅笑,没立刻答话,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是个普通人。”

“谢谢您请我吃饭。”

“不用了,你留着吧,我打工攒的钱还够用。”

每当天还是擦亮,就能看到外语系的同学手拿豆浆,戴着耳塞,听着收音机走在校园的林荫大道上。

“九九表?”白霖反问。

奶奶冷哼,“我知道,就在三楼,还戴着个手铐。刚才上来的时候人家就跟看稀奇似的。听人说是那犯人的老公跟女人走了,还把儿子也送了人,那女犯知道了消息一时想不通就想在监舍里用床单上吊。”

李师兄立刻说:“对,慕教授他在莫斯科大学留过学。”

我闭着眼睛,几乎沉溺在这个异国的语言中。

可是,如今在我看来,这两门语言却很适合男人说。喉音摩擦的时候,让人觉得有种醇厚的稳重感。

每个座位前都放着一本册子,上面用中英俄三种文字印着慕承和的演讲稿。

语罢之后,我沉默了。

学院老师里陈廷也关心我,但是感觉却和慕承和不一样。

晚上又是慕承和的俄语课。

“那你肯定就是没喝伏尔加了。”说到伏特加,我就更来兴趣了,“老师啊,你觉得伏尔加真的那么过瘾么?”

刚刚的那个细微状况,几乎没有人发现,要是我以前不知道他的这个习惯,也同样不会察觉。

教室里开着暖气,加之人又多,而且紧闭着门窗。他讲了一会儿课后,大概觉得热,便将袖子捲起来。做完这个动作以后他準备继续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单词。

“奶奶。”我站起来叫她。

2

然后忍不住打开短消息,输了三个字“慕老师”。可是接下来要发什么内容,却难住了。

他用一个阳光般灿烂的笑容,瞬间摧毁了我今生想要成为天才的唯一希望。

我这下才看到白霖他们早就换页了,只有我还盯着前面看,脸色一窘,急忙翻页。

那当然了,我们系主任,请个教授上二外,赚翻了。

今天要不是我要来,白霖铁定不会到。由此可见,虽然我是个电灯泡,却是个发光发热,照亮他人人生的好灯泡。

“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他忽而问我:“你做几份家教?”

那是个儒雅的中年人,胸口上挂了个工作牌。

“用算盘熟练的人,或者经过训练的专业人士,四则运算比计算机还快是很常见的。”

“你们不知道他挺正常的。据说以前很多报纸都报导过,不过这些年他很低调,认识他的人就少了。”

意外的是仅仅过了一两分钟,他便回覆了我。

慕承和似乎察觉到我在盯着他看,于是朝我微微一笑。

“为什么会来西区给我们上这种课呢?”

“不是吧?”白霖哀嚎的同时眼睛却在发光。

我瞥了一眼电视。

提问的人很多,络绎不絶。有学生有记者。无一例外,他都一直用中文回答。

“没有,都挺好。”

他乐了,“有诀窍的。”

“他去年又回来了,还破格评了教授。”

“而珠心算是几乎一样,只不过要做心算的时候,需要把实物的算盘化成虚盘放在脑子里。”

于是,我一直都在消化李师兄说的话。将一串串事情联繫起来,才察觉自己的粗心。

“你和陈老师很好么?”不知道陈老师有没有对他说过我什么。

彭羽居然拿出个小本,又看又记。我估计他是为了回学校向同学们炫耀。

真的是慕承和。

这是一篇关于机翼灵敏度的文章,全文除了我能听懂他说的是中国话以外,完全不知所云。

“恐怕迟了,一般四五岁比较合适。”

“什么?”我疑惑。

我说:“我们老师说他曾经在俄罗斯呆了很多年。”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到六教下面的分岔口。

第一次慕承和叫我到办公室问班上情况的时候,他说,我没有给本科生上过课。当时,这句话我直接理解为,他没当过老师。

“去去去。”

“嗯,黑色是鲟鱼,红色是别的鱼。”

慕承和去取车,原本走了几步,却又折回来,走到我跟前取下围巾,套在我脖子上。他说:“冷得很,别冻着。”

“怎么这么有空来我们这儿。”

这个週六,我不用去彭羽家上课,而老妈的休息日也终于和我重合在一起了。她在距A市三十公里的女子监狱上班,我们学校和他们监狱分隔在A市的东西两头,其中艰鉅有将近八九十公里,来来回回很不方便。所以,虽说在一个城市,却很少见面。

“有没有人会专门背乘法答案?”趁着慕承和在黑板上写例句的时候,我低头偷偷问白霖。

到了学校门口我才知道上次那个俄罗斯航空月,原来我们学校也有节目。最繁华的东大门门口,挂着巨幅的红色标识“热烈欢迎航空专家光临我校学术指导。”然后分别用英文和俄文分别翻译一遍。

“苏联鼎盛时期有十来个。”

有时候连他上一次和我说话究竟是什么情况下,我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怎么就不是我了?”白霖不耐烦地反问他。

爷爷躺在特护病房里每个月的医药费就是一笔不菲的支出。老妈的工作说起来好听,其实也就那么点。

老妈到家的时候,我正在端鱼。见她连制服都没换下来就回家了,我奇怪地问:“你走得急啊?”因为大部分情况,他们是不允许平时穿警服的。

我的良心决定顺从我的胃,便改口说:“你想请我吃什么?黑色的鱼子酱?”

我捧着手呵了团热气出来。

后来慕承和带着我去了家湘菜馆,大大地吃了一顿。

在我看来,飞机就两种,一种有螺旋桨的叫直升机,一种没有螺旋桨有两个大翅膀的叫飞机。或者那有两翅膀的里面,白色的是客机,灰不溜秋的是战斗机?

他写完句子,回身面对教室,这才将那只粉笔换到右手。大家都在埋头记笔记,就只有几个人还呆呆地坐着,我便是其中之一。

记者问:“童监区长,去年您被司法部评为『全国十佳监狱人民警察』并且荣获个人二等功之后,您觉得有压力吗?”

白霖不在乎地说:“没事儿,丢了就算了。”

“这不是桐桐么?”王阿姨眼尖地叫我。

我侧头看着他的脸,有一种从天而降的距离感。

走进病房里,奶奶不在,只看到爷爷还是十年如一日地躺在那儿,丝毫没有睁眼的迹象。我放下东西,在床边坐下来,摸了摸他雪白的鬓角。

他笑,“这是逻辑思维、形象思维、灵感思维综合运用的结果,所以后来被当成开发孩子智力的一种训练方法。要是熟练了,速度完全可以超过一般计算器,一报完题目,可以立刻得出答案。”他顿了顿,“所以说,人类的智慧是任何机器都不可战胜的。”

我在那一排排逼真的模型里面完全找不着人生的乐趣。

我又删了。

家里挺难的,我知道。

“难道不是?”我疑惑。

“我不太适合喝烈酒,所以没试过。”

他哑然失笑。

那师傅瞧了我一眼,极不情愿地又加了几粒米,随即摆了摆手,高声对我后面说:“快点,下一个。”然后他在嘴里嘀咕:“就买四毛钱的饭还想要多少?”

夜里很冷,但是月色却亮极了。银色的光线从天上洒下来,将他的背影映在地上,拉得很长,几乎延伸到了我的脚下。

他笑,“不知道。”

食堂的大厅里挂着好几个电视。

小时候我背过九九乘法表。后来大一点又背平方表,类似于一口气说出11×11,12×12,13×13……之类的乘法,那纯粹是我们以前的数学老师为了提高我们的心算能力而做出的额外要求。

越特别的老师,越容易引起学生的好奇心。

“进不去。”

坐我前排的物理系某师兄接到话筒,激动地提问的时候,慕承和的视线随之转到我们这边。然后他看到了我,目光轻轻带过,没有刻意停留。

“他们?”敏感的赵晓棠顿时拎起耳朵,接嘴反问。

白霖经常羡慕说:“小桐啊,你妈妈穿起制服的样子真是英姿飒爽。”

白霖附和,“而且是一见锺情。”

宋琪琪倒是比她俩冷静些,“不是吧。这事情开不得玩笑。”

我曾经也是这么一个有志青年,但是随着新鲜人成了老油条,人也就渐渐地懒散下去。

我顺势在上面踩了几脚,然后故作淑女装地走到他身边。

我看她一个人拿着四个饭盒,是挺凄凉的,便陪她一起。

“你把李师兄的电话给我,他昨天是不是说他会来听什么的,而且我也看到有他们系。”

无论是奶奶也好,还是护士也好,都将他照顾得非常仔细,几乎都没起褥疮。用医生的话说,除了不能醒过来,其他生命体徵基本正常。

“是啊,绰号叫黑黄金嘛。”

夜里,我起来上厕所。走到阳台上,看到外面越飘越大的雪花,在树梢蒙上一层薄薄的白色。

人陆陆续续地进来。

第一次上课,他说他在一下子就俄罗斯呆了七八年的样子。可是留学,需要这么久么?

“你们班还有叫白霖的么?”

“你们七点不是系裏要点到么?还不回学校。”她一面问我一面转身警惕地带上病房的门,让我再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然后呢?”我问。

“哦──”我蔫蔫地应了一声。

电视其实就只能看省台,但是大家仍然津津有味地仰头守着。这个时段,省台的卫星频道正在播每週一次的法制频道。

我实在不喜欢听她喋喋不休地数落谁,便起身说:“我去三楼看看。”

“慕老师,你真的是他们说的那种人啊。”

“你吃过么?好吃么?”

“数学。”

“珠算啊,我小学时候也学过算盘,后来又跟我小阿姨拨算盘学算帐来着。我还记得口诀来着:一上一,一下五去四,一去九进一;二上二,二下五去三,二去八进一。”

她是个好警察,真的。

他準时走进来,脖子上换成了一条深灰色的围巾。

“猪,心算?”猪也能心算?

“是啊。”我点头。

“这么好听又稀少的名字,还能和谁重?整个外语系,就我一个人叫这,没别人!”白霖以她惯有的强者气势,压倒对方。

“哦。那可正巧,一个字不差?”

“哦。”我点头。

“就那一个孩子。”

东门有一块公示栏,上面经常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学术消息。

我盯着书桌上的四张人民币看了许久,最后还是出门将钱存在了银行里,然后买了点水果去医院。

第二个星期上俄语课的时候,我又带上那个装着他围巾的袋子。

我皱着眉,瞪了彭羽一眼,“我以为总有意思吧。”

七点半以后寝室里面掐了电视信号,有些人就凑到食堂看电视。

见她这样,男生倒窘迫了,吶吶说:“我找那个白霖是个子不高的女孩儿,眼睛很大,梳着个马尾,笑起来左右都有虎牙的……”

“你怎么来了?”她看到我。

他淡淡微笑,“我没有,但是我知道你有。”

其实,我觉得慕承和他大可不必如此,让同学们知道以后无非是大家背地里议论下,然后反而会在他的魅力值上又加了一分。

于是,我关了手机,闭眼努力睡觉。

我诧异,“你小时候?”

甚至是他的心算能那么强,我都没有怀疑过什么。然后,他跟我和彭羽讲那些东西,那个科技馆的馆长也认识他。

“其实,是恰好你问的两个数字很特别,可以补数。我学过珠心算。”

他下来,一拐弯就看到了傻站着的我。

第一节课下了以后,我觉得教室里人多了以后闷得慌,有些缺氧的感觉,便想走到走廊的那一头,靠着栏杆偷偷气。

我妈就是地地道道的狱警,穿着警服上班,臂章上的警徽里綉着“司法”两个字。

我走过去和她打招呼,好奇地朝病房里面瞧了瞧,门缝很窄,几乎只能看到那女的膝盖以下,裤子是淡蓝色,我在电视上见过她们的囚服,全身淡蓝色肩背上有白色的条纹。她的右脚脚踝上了手铐被铐在病床的铁栏杆上,旁边站着我妈。

在三楼最僻静的一间单人病房门口,我看到两个警察坐在门口,其中一个我认识,就是那位王阿姨。

“你妈刚才都在。你娘俩还真是,要么人影见不找,要么凑一块。”她说。

“怎么了?”我摸了下脸,不禁问。

这次俄罗斯历代飞机模型只是针对青少年爱好者的,接下来还有航空飞行表扬,和相应的学术交流。

一顿饭饱餐完以后,肚子鼓鼓的,三个人準备在夜色中迎着刀割一般的寒风中回本部校园溜跶一圈。

第二天,我破天荒地旷了半天课,坐车去本部的大礼堂看慕承和的报告会。到了才知道不是想进去就能进去的。

上次,白霖叫我不要急着给他。她说:“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就还了,这样等到关键时刻才有藉口接近他啊。”

若是週末或者星期一和星期二早上没有课,全寝室都不想出门,但是又饿得慌,于是会靠猜拳来派一个人去食堂买早饭。若是熬到中午都还不想出门呢?那便再猜拳……我们离三食堂最近,所以一般在此地活动。靠近食堂门口那个卖豆浆的地方,堆了个大桶,一人打卡,一人舀豆浆。那个舀豆浆的人特别奇怪,要是自己带杯子来,无论你带多大的容量的,都会给你打三分之二杯,无可动摇。

正要回头炫耀,没想到却有人走来喊了一声“承和──”。

我嘿嘿一笑,“怎么?难道老师您又要请我吃饭?”

“一个模型有啥好看的。”我觉得有时候男生的兴趣爱好真是搞不懂。

果然是科技馆在搞活动,好像政府组织的俄罗斯航空月系列安排之一。

他打了转弯灯,左拐后说:“知不知道俄罗斯最顶级的一种美食?”

“吱呀──”一声,门开了。

干练的三个字──“不客气。”

听到这句结论,我有点石化了。

俄语课是连着两节,无论是以前的陈廷也好,还是其他什么老师。只要是晚上的课,一般都是连续上,中途不会休息。如果其间有想上厕所的同学,动静不要太大,自己悄悄出教室就行了。

我又刷了一次卡,又递了个饭盒过去。那师傅故技重施,这次装给我的比刚才还少。

“给我们代课的俄语老师也叫这个。”白霖比我早一点恢复神智,对李师兄说。

我说,“我们系已经没点到半年了。”

我说:“有个犯人在这里住院,她来看看。”

我俩对视一眼,真好,居然遇见雷锋了。

“辛苦么?”

奶奶提着一瓶开水进来。

“没事。好好学习就行了,有困难可以告诉我。”

原来,他是那么杰出的一个人,几乎让人感觉在他的背后有一个浅浅的光环。

白霖说:“他们在办公室里,脸对着脸的。”看样子是忍了又忍。

他却朝着我调皮一笑。

赵晓棠一针见血地说:“他肯定对你有那个意思。”

我忐忑不安地等待着週一晚上俄语课的到来。

她说这话声音不算大,但是在过了吃饭时间的空旷食堂里响起来,又显得那么落地有声。

熄灯前,在白霖的追问下,我终于在她们三个人的面前将慕承和的事情说了出来。

最后还是又把“您”换成了“你”,随即在确定全句既不暧昧也不唐突后,发送了出去。整好是凌晨一点钟。

“不是你。”男生摇头。

“不辛苦啊,还挺有成就感的。”

他转身背对着我们,写了一个单词以后,也许自己才意识到左右问题,于是手势一顿,停了片刻后还是接着继续写。

“初学时是挺难,因为需要一边自己瞬间记数,一边想像出虚盘,同时在脑子里模拟拨珠的情形,最后又把珠像内化。”

“怎么样怎么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